三分28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28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30 05:27:5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之前在写文章时提到,自媒体时代的今天,外交人士面对公众声音,既要了解和尊重民意,又要不唯民意。很多人认为说得对,但也有一些批评的声音。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这些批评的声音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专业学生赵婧扬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第三点,就是遇到美国确实无理的时候,我们还是要该驳斥的驳斥,该解释的解释。所以,我想处理中美关系就是“韬光养晦,奋发有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说,中国人戴口罩,既保护自己又保护别人,西方人是生病了才戴口罩。再比如,中国是大一统国家、大一统社会、大一统文化,集体主义思想深入人心。老百姓配合,“封城”容易到位。西方国家崇尚自由主义、个人主义,“封城”不容易到位。纽约很多人拿着枪去找州长要自由、要民主,特朗普还支持,说你们下一次选举把州长给选下去。为什么?因为这个州长是民主党的。这就是美国感染人数、死亡人数一直往上涨、下不来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担心有一些言论在网上,会引起网民的批评甚至攻击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中国驻美大使馆和各领馆官网公布的信息,近期已安排多架临时航班继续接留学人员回国。格莱姆斯 (图源:视频截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远程请到了他的几位外交学院 “院友”,还有一位在旧金山伯克利大学读书的中国留学生,袁南生曾做过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的总领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抗疫外交中,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大国采取了完全不一样的对外政策。您是否觉得,疫情过后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权力转移会加速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完全赞成这种说法,因为我们的时代还是和平发展的时代,体现在三个没有——没有世界大战,没有世界革命,没有共同的敌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些西方媒体和政客在看待疫情下东西方表现时,利用“威权”和“民主”来对比,不用控制疫情的有效性来看待。什么原因?